宋强(大陆作家)

编辑:菡萏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10 10:05:55
编辑 锁定
宋强,1964年生于大连,长于重庆,有一张恍若隔世的面容,有探究老年月生活细节的癖好。轰动海内外的《中国可以说不》一书的作者之一。1996年出版的《中国可以说不》,曾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,被视为90年代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升温的见证。2009年,宋强再连同宋晓军,王小东、黄纪苏和刘仰,推出升级版的《中国不高兴》,再度引起海外内的关注。如今触电(现担任纪录片《电视往事》、《北京记忆》总撰稿人)、写专栏、写书。
中文名
宋强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日期
1964年
性    别

宋强个人观点

编辑
作为一本引起各方争议的政论作品,《中国可以说不》的“升级版”《中国不高兴》迅速热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。而此书的两位作者宋强和黄纪苏在接受专访时,从另一个维度解读了这本已经被标签化的书,在他们看来,《中国不高兴》是给中国知识分子看的,以用来“鞭策他们,刺激他们,唤醒他们”。
宋强表示,那么多年了,大家都没什么进步,国事变化不大,思想界变化也不大,而且骂我们的人永远就是这些人,用的手段还是那一套。那些骂我们的知识分子开口闭口就是自由民主,其实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必要和国家利益对立起来。1996年那样的大气候下, 《中国可以说不》的出现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事态,他后来也讲了,“对抗也是积极的”。
他认为,中国从来就没有西方概念中的民族主义,中国的“民族主义”都是应激性的,中国年轻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不都是这样吗?所以他更倾向于用“新爱国主义”这个词来界定中国民间的这种反抗情绪,是民众立场的爱国主义。很多常识大家已经不认同了,只是把常识恢复一下而已。比如国际关系,就是利益,但许多人把我们弄得一头雾水,连这个简单东西都忘记了。他说需要提醒一下大家。要打倒拳王,也要打碎拳坛,这才是抱负。要改造世界体系和注定要被淘汰的现有国际政治经济格局。

宋强中国可以说不

编辑
《中国不高兴》是两会期间出版的一本书,据说目前正在中国大陆各地热卖之中。该书的副标题是“大时
中国可以说不 中国可以说不
代、大目标以及我们的内忧外患”,同时书的封面上,印着“为国直言,替天行道”“以及“抽丝剥茧驱妖娥,敢为今世开太平”等,可以说是非常引人瞩目的字句。
有人说这本书是90年代中期,《中国可以说不》一书是新世纪的续集,因为5名作者之一的宋强,就是当年《中国可以说不》一书的几名作者之一。我们先看一个短片。
宋强与多名作者在1996年出版的《中国可以说不》,曾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,被视为90年代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升温的见证。如今宋强再连同宋晓军,王小东、黄纪苏和刘仰,推出升级版的《中国不高兴》,在两会期间出版,再度引起海外内的关注。
全书分为三个部分,中国为什么不高兴、中国的主张和放下小菩萨,塑伟大之目标。书中严厉批评西方国家的围堵政策,主张中国要推行强硬外交,持剑经商,做超级大国,呼唤英雄集团。
这些重磅观点,在两岸三地思想界造成很大震撼,也引起很多争议。这本书,副标题叫“大时代、大目标以及我们的内忧外患”。书的名字是《中国不高兴》,不高兴是一个通俗、易懂的表达方法。
然后它是有一个象征性的意味,我们通俗的,把这个书做一个通俗的解读。不高兴,有对内的不高兴和对外的不高兴。对内的不高兴,在书里面已经传达了。
宋强:对外的不高兴,大家知道,这几年,特别是去年的国际局势,以及经济局势,促使中国到了这么一个临界点,什么样的一个临界点?就是我们改革开放中后期形成的,一个外向型经济的模式,走向一个比较强大的主权经济体,这样一个过程中,用一句大俗话说,中国似乎没有办法像以前这样混下去了。
宋强:两种选择,要不就是李登辉说的,分成7个国家,可能对大家来说,是太平无事。还有一种选择,就是书里主张的,中国要建立大目标,要成为一流大国,民族集团。
宋强:关于这个民族主义,这种定位和投射,我们一直是有所保留的。不过呢,我想就像王小东说的一句话一样,好像没有别的帽子可以戴在这个头上,我们就姑且认之。
宋强:我还说的第二点,就是当人们探讨民族主义的积极价值和负面价值的时候,可能他们通常是想重点说出它的负面的意义。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呢,可能需要做一定的厘清。

宋强部分作品

编辑
中国可以说不》(宋强 / 乔边 等 / 1996年 /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)
中国不高兴 中国不高兴
《中国还是能说不》(宋强 / 1900-01-01 / 中国文联出版社)
《全球阴影下的中国之路》(房宁 / 王小东 / 宋强 / 1999-11-1 /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)
《第四代人的精神—现代中国人的救世情怀》(宋强 / 等 / 1997-06 / 甘肃文化出版社)
《中国不高兴》(宋晓军 / 王小东 / 黄纪苏 / 宋强 / 刘仰 / 2009-03-12 / 江苏人民出版社 )等。

宋强人物专访

编辑
《中国不高兴》俨然就是一块巨大的板砖,砸向了很多中国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。犀利的言辞,鲜明的观点,这本书让很多人高兴,也让很多人不高兴。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,这本书卖得很火。记者连线了这本书的作者之一宋强。
煽动民族情绪的“伪作”?
《中国不高兴》在沈阳新华书店上架一个星期卖出了100多本。这本写得酣畅淋漓的书让很多人看得热血沸腾。“中国为什么不高兴”“中国的主张”,通篇大白话,直言内政外交。可以说,这本书在全世界都引发了轰动。西方媒体说这是中国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标志。国内很多人认为这本书只是在煽动民族情绪,没有内涵,不理性。
记者:为什么要出这本书?
宋强:2008年发生了很多大事,我们觉得应该有一本书说说这些事。我们五个人当时在北京尚庄水库边一个小农家院里,展开激烈的讨论。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。黄纪苏慢悠悠的,刘仰文绉绉的,宋晓军很幽默,王晓东很纯真,很理想主义。 我们每天都会聊6个小时左右。后来,这些聊天就被整理成稿子了。
记者: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出书?
宋强:很多人都觉得我们这样出书就是忽悠人,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是最科学的出书方式。这是很鲜活的东西,比那些死气沉沉的大道理更鲜活。
记者:很多人觉得这本书言辞太尖锐。
宋强:人们觉得这本书是在煽动民族情绪。但是我觉得,我是站在一个理智的位置。我们现在确实面临利弊两个方面,我们应该感谢这场金融危机,让我们看到了很多东西。我们没有煽动,只是在诉说。
为“圈钱”而设计的“陷阱”?
书出一周,加印20万册,有人说这是一次成功的炒作。说白了也就是在变着法子掏那些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“愤青”和“愤老”们的钱包。一时间,网上议论纷纷。大家觉得这本书大部分内容都在哗众取宠,得出结果为“圈钱”。
记者:当时有想过书会卖得这样好吗?
宋强:有,我们觉得这样的观点一定会引起人们共鸣。即使有争议,但是现在已经卖了37万册了,说明我们的观点还是能引起很多共鸣。
中国不高兴 中国不高兴
记者:有人说你们在炒作,为钱。
宋强:我们都是公众人物有自己的事业,这样做只是因为有一些话想说。五个人分一本书的钱,没有这样赚钱的。
记者:你称这次出书是一次“必要的勇敢”。
宋强: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声音,现在已经不是“2亿裤子换飞机”的时代了,我们需要一些勇敢的言论。
只为刺激知识分子
《中国不高兴》里批判了很多社会精英人物,“钱钟书是轻薄浮躁文化氛围里诞生的‘泰斗’;王朔热是民族精神下行期的典型症候……”诸如这样的字眼比比皆是。舆论认为,这本书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一次“鞭策”。
记者:这本书专门针对知识分子吗?
宋强:有一点,中国的读书人思想格局很局限,大多为了批评而批评,为了泄愤而泄愤。一个国家的政治精英都是从知识分子中诞生的,他们很重要。我们希望很多人能放下身段,也做大白话。
记者:为啥叫《中国不高兴》?
宋强:当初讨论的时候,担任讨论主持人的是张小波。他总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听我们讨论,每当讨论完一件新近发生的大事情,他就会摇摇头,颇为感慨地说:“这事儿,真让人不高兴。”感慨的次数多了,他一拍脑门:“有那么多让人不高兴的事情,这本书就叫《中国不高兴》!”
记者:那你觉得这本书的作用是什么?
宋强:把观点摆出来,因为我觉得我说的这些东西每个人心里都明白,只是不说。我需要说明的是世界还有黑暗的一面,但是进步人类正在着手解决它,让我们参与其中。
词条标签:
人物